四爪章鱼烧

嗝。

【瑞金】下雨了

卧槽,卧槽。我哭了。我哭了。

啊灯——温暖水银灯:

“好啦。”


金轻轻地凑前,双手环住了他的腋下。


对方的血弄脏了两人的衣服,但金丝毫不在意,他用力地将自己的胸口贴近了格瑞,然后亲昵地用他柔软的金发蹭了蹭格瑞的侧脸。


格瑞的呼吸很微弱,他甚至连拒绝金的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艰难地呼吸着。


金觉得格瑞在叫他的名字。


于是他侧着耳朵凑近了格瑞的唇边。


没有回应。


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
金有些失望地低了低头,却不经意间瞟到了自己环在他腰间的手。


“格瑞……?”


他试探地问出声,但格瑞只是无力地瘫软在他身上。


金认真思考了一下,最后确定了这不是他的血液。


半晌,他扯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,“是你的血。”


他抽出了自己的一只手,想要擦干净格瑞脏兮兮的脸颊。


他觉得此时有些滑稽可笑。


因为格瑞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。


他刚刚抽出了手,格瑞便顺着他的身体滑了下来。


金愣住了,又急忙扶住了他。


然后发出了几声短促而没有意义的干嚎。


他发现自己也站不稳了,可怕格瑞摔倒,干脆将自己垫在了底下。


格瑞趴在他的身上,金甚至能数清他睫毛的根数。


“啊……啊…呃”


他一边用干涩的声音悲鸣着,一边抱着格瑞的头哭泣。


黑色的云沉沉地压了下来,金空洞的眼睛直直盯着天空。


不该是这样的。


他用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


扶正了格瑞的身子,然后支撑着他的背,头贴向他的心口,“你起来啊——”


“我再也不烦你了——”


“我再也不跟着你了——”


“求求你!求你!起来好不好!”


刹那间,电闪雷鸣。
雨点冲刷了地上血的痕迹。


他的号哭淹没在风的呼啸里。


下雨了。


————


这是一篇看图写话……
写的不好抱歉!
@Smowstar
感谢太太产出的图!!

评论(11)
热度(323)

© 四爪章鱼烧 | Powered by LOFTER